影视行业:直面危机,化“危”为“机”

        时间:2020.06.03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许天缘

        2020年初,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各大行业均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其中,2019年已经陷入“寒冬”的影视行业再次面临重创,全面陷入停滞状态——影片撤档、剧组停工、部分娱乐性节目档期取消或顺延……加之外部经济环境的压力,招商难度加大,部分中小公司的资金状况持续紧张。


        阴霾之下也有曙光,由于全国民众外出减少,第一季度的收视率大幅攀升。据国家广电总局“中国视听大数据”(CVB)统计,2020年第一季度相较2019年第四季度全国有线电视和IPTV用户日均收视总时长上涨22.7%,每日户均收视时长增长半小时。虽然疫情带来了收视红利,但仍无法改变行业下行的整体趋势,在这场战疫中,如何“自救”,将成为全行业走出困局的关键。


        疫情之下,没有一方可以独善其身。近些年,随着资本大量涌入,影视行业迎来爆发式增长。但是也使得行业内部竞争加剧、头部效应显著,2019年有近2000家影视公司注销。进入2020年,中小公司由于缺少现金流,“黑天鹅事件”对它们的打击无疑是致命的,想要在夹缝中继续生存,就必须打破固化思维,避免业内竞争,寻求外部合作。对于头部公司,此次事件虽不致命,但也伤筋动骨,在本就盈利艰难的情况下,创新合作机制,携手共克疫情才是当务之急。


        在5G商用即将全面铺开的当下,一场新的媒体变革正在孕育,新媒体、新概念、新技术蓬勃发展,但依托新平台、新方式的合作机制还较为缺乏。本次事件能否倒逼公司创新合作机制,化危为机,寻求跨行业合作,在疫情结束后迎来新的增长点,是值得期待的。


        由于疫情期间全国人民宅在家中,短视频平台迎来新一轮的爆发增长,成为当下热议的焦点。在春节档影片中,《囧妈》伺机而动成为破局者。1月24日片方宣布与字节跳动下属多款短视频平台合作,在大年初一全网免费独播,与其说这次合作是疫情下的无奈之举,不如说是电影产业革新的一次勇敢尝试。从短期经济效益来看,显然为其他影视项目提供了成功的经验,其后的《肥龙过江》《大赢家》也相继选择网络首映;从长期来看,票房分账一直是国内院线电影获利的主要方式,这些院线电影选择打破传统模式,跳过院线公映,其长期的盈利模式和后续的连锁反应还有待时间检验。无论如何,《囧妈》的尝试是值得肯定和鼓励的,特别是在全国人民欢度春节、举国上下共同抗疫的特殊日子里,这份尝试为2020年以来被阴霾笼罩的全国观众送上了一份新春贺礼。疫情之下,片方的选择体现了影视从业者应有的担当,也为多渠道上映院线电影迈出了里程碑式的第一步。因为疫情的发生,影视行业从拍摄制作、宣传推广到播出放映的产业链条被按下了暂停键,但在这一产业链中最上游的一环——前期策划,当应步履不停。


        前不久,国家广电总局组织十名编剧前往湖北采风,筹拍抗疫题材电视剧,在近期立项的网剧中,也不乏抗疫题材影视作品。在本次抗击疫情的战斗中,涌现了许多可歌可泣的英雄人物和经典案例,这些人物和案例为文艺作品的创作提供了大量珍贵的素材。84岁高龄只身赴鄂,只能在餐车小憩,却依旧守护苍生的钟南山;虽身患绝症,但依然不离岗位,把生命献给人民的张定宇;直言不讳,风趣幽默,被网友亲切地称为“段子手”的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义无反顾奔赴一线的医疗工作者,奋斗在抗疫一线的社区工作者、志愿者、警察……所有的这些人与事,都是时代精神最完美的写照、中国故事最甘甜的源泉。


        每个时代都拥有自己的特殊烙印,紧握时代脉搏,立足神州大地,讲好中国故事,与人民同频共振,创作出属于这个时代的经典作品,是需要影视工作者在未来一段时间内精心策划筹备的。最终能够脱颖而出的作品不仅能带领行业走出困境,也能被时代和人民铭记。


        随着国内疫情的好转,影视行业当前最重要的是在相关部门的安全指导和政策支持下开展有序复工复产,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国家电影局已经分别发布相关政策支持影视行业渡过难关。疫情的影响是阶段性的,未来,大众文化消费的需求会依然旺盛,影视行业当博观而约取,厚积而薄发,在危机中寻找生机,在生机中迎接转机。(作者:缘,系中国传媒大学戏剧影视学院教师)


        《光明日报》(2020年06月03日 15版


        CopyRight © 2017 电影频道节目中心官方网站| 京ICP证100935